大西瓜Porn在线AV视频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如果不能登入的先换一个浏览器试一下还不行就点上方找回密码,邮箱乱填找不回的请联系客服邮箱或者QQ2797387628!
UC和QQ浏览器兼容不是太好,视频不加载可以刷新几次看看,或者换浏览器,推荐谷歌/360/搜狗浏览器

【我的脑内绝对H选项】(01-02)【作者:l0ok121】

[复制链接]
花花 发表于 2019-2-9 15:2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用户可以查看更多优质的福利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字数:144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
  我叫甘草奏,16岁,原本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
  但是从一周前开始,我的生活突然变得不再普通起来。
  而这一切的根源是来自一个凭空出现在我脑内的神秘选项,我叫它「绝对命令选项」。
  它给我的生活带来无尽乐趣的同时,也给我带来了各种各样的烦恼,比如说现在……
  「哎呀,这不是小奏吗?」
  路途前方突然传来一阵粗哑的声音,说话的是权藤大子,49岁,站在我的面前像一堵墙一样让人敬畏。她是我家附近的主妇,拥有着三位数重量的震撼体型,像我这种小鲜肉站在她面前简直就像是一只小绵羊一样无力。
  「小奏,要去上学啦?」权藤大子笑眯眯的盯着我,她的眼睛像饥渴的老母狼一样锁定着我,里面充满了赤裸裸的欲望。
  看得我不禁咽了咽口水,战战兢兢地说道:「是、是啊。」
  「小奏长得还是一样可爱呢。」她的目光在我身上一阵乱瞟。
  「谢、谢谢——!」
  迎着她的目光,我感觉脊背一阵恶寒窜上来,每次碰面她都会这般的向我诡异地示好,说那是因为我和她过世丈夫年轻时简直是一个模子(这样明目张胆的暗示真的好吗?)。
  「那、那个,我上学快要迟到了,我先——」面对贞操可能随时不保的威胁,我现在只想尽快的闪人。
  但是我的话刚说到三分之二,脑内这时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选择吧:①「过来抱我!」 ②「顺从你的欲望尽情来抱我吧!」】
  ……我的天哪!为什么会这样?这个该死的选项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在这个时候冒出来。
  这下完了,我的贞操要保不住了!这个该死的选项我根本无法拒绝,如果不能在十秒内向对方下达命令的话,我的存在意义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诸神在上,我还年轻,我真的不想死!
  所以,就算心里千万个不甘心,但是我却不得不在10秒内向这个命令选项屈服。
  「……过、过来抱我!」我一种用蚊子飞一般的音量说出这句话,说完之后脑里的选项立刻消失不见了,但前面的权藤大子却像野兽盯上猎物般朝我扑了上来。
  「小奏,你终于想通了……!」她大声的喊道。
  完了,我的贞操终于要被猪给拱了!
  恐惧在我心里弥漫,我连忙后退了一步,本能的抗拒道:「等、等一下,刚才的不算术——」
  「我开动了!」
  但是,权藤大子却根本不理会我,肥胖的身躯像猛兽一样扑到了我的面前。
  「嘭!」
  下一秒,我整个人被她抱进了怀里。
  「呀啊啊!波波波……」
  她的手臂像机器一样锁着我!让我的骨头都快要散架了啊!但最恐怖的是,她那肥厚的嘴唇居然还恬不知耻的在我脸上乱亲,黏糊糊的口水恶心的我差点把隔夜饭给吐出来。
  「投、投降……我投降!」终于忍受不了的我大声的喊道。
  「啵啵啵啵啵!」但是她完全忽视了我的求饶,依旧一个劲的亲着我的脸颊。
  「啊啊啊啊啊!」我的意识快要被恐惧支配,再继续下去我真的怕是要被她玩坏了。
  「波——!呼,感谢款待。」或许是怕我凄惨的叫声招来别人的注意,她在去脸上一个劲亲吻了十几秒后,终于意犹未尽的放了下了我,满足地「呜呵呵」笑着离去。
  「唔,我的贞操……」我站在原地用力地抓着发抖的膝盖,心里一阵后怕不已。
  「叮!圆满完成5次绝对选项,获得一次特殊奖励机会:①美少女从天而降。 ②大子婶从天而降。」
  卧槽!有没有搞错?还来?我心里的恐惧还没来得及平定,该死的坑人选项居然又出现。
  「不过好像有些不一样?」随后我又发现了这个选项与之前的不同,居然是显示奖励的选项。
  完成5次绝对选项?算起来好像确实是已经进行了五次绝对选项。
  算了,管他呢,既然是奖励的选项,那也没什么好多虑的,当即我选择了①。
  只是,这种从天而降的美少女真的会成真吗?
  我下意识的抬头朝天空望去,心里有些战战兢兢,毕竟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人,一不小心砸死了怎么办?
  但是,我看了半天后,却什么也没看见。
  「难道被骗了?」
  就在我下意识的以为上当受骗,准备将视线转回来的时候——
  磅!
  一声巨响!
  冷不防地,某个东西在我面前飞快坠地,掀起了一片尘埃。
  「哇啊啊!居、居然来真的?」我一下跌坐在地,吓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虽然已经有某种程度上的心理准备!但是毕竟是真的有人从天上掉下来,这个潜意识里的理解完全是两者概念。
  而且这么高的距离!——她不会砸死了吧?我咽了咽口水,认真的注视着前面的尘埃。
  好一会后,终于看到了一个少女的轮廓。
  只不过下一秒,我脸上的表情就定格了,因为尘埃中的少女正在以一种极其诡异的后腰桥状态伫立在地上。
  不是趴着,也不是躺着,她没有倒地,而是双手和双脚着地,娇柔的身躯弯出一道彩虹般的后腰桥伫立在地。
  「这算什么?」我的面部表情像是被冻结了一样无言以对。
  「你、你没事吧?」但出于某种心态,我还是上前捅了捅她的身体问道。
  「呼咪?」结果回应我的是一个像刚睡醒似的怪声。
  「看、看来没大碍!」既然还能发出这样的声音,显然刚刚的高空坠落没有伤到少女,相反的似乎把她从睡眠状态中吵醒了一样。
  「唔,奇怪?我这是在……哪里呀?」恍惚地,少女突然清醒了过来,她扭头四处张望着,最后视线突然对上了我的眼睛。
  「呃,那个……」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愣愣地与少女对视着。
  她的肌肤白嫩如羊脂般让人羡慕,轻柔的金发和圆润的蓝眼睛给人异域风情的感觉,而如巧克力色格调的童话风服饰,更是让人觉得可爱的不像话。最后,她端正到极点的容貌更是让我差点移不开眼睛,心里莫名的冒出一种想要把她抱回家当做宠物来养的冲动。
  「那个,你是甘草奏先生吧?」而在我观察着少女的时候,她却突然露出无比灿烂的笑容对着我说道。
  「咦?」我被她突如其来连名带姓的称呼吓了一跳,怔怔地答道:「是、是我,你是?」
  我有些困惑地在记忆里翻箱倒柜,但怎么也想不起她是谁。
  「我吗!我的名字是……咦?我的名字是……那个……是什么啊?」
  少女忽然愣住,然后拍了拍头,道:「我知道了,我这应该是轻微的记忆丧失!」
  呃,你这心态也太开朗了吧?我不禁无语。
  「大概是刚刚摔下来的时候撞得太厉害了吧。」她歪着脑袋想了想说道。
  刚刚你可是后腰桥完美着地,根本没撞到脑袋好吧?我心里莫名的想吐槽。
  「嘛,无所谓啦,反正迟早会想起来的,我可是遇到任何事都平心静气的平左卫门呢。」少女又莫名奇妙的说道,还什么平左卫门……这个年头哪还有人会说这种话?而且还是从一个长相这么洋气的人口中说出来,奇怪到不行。
  「啊,想不起来名字,暂时叫我『平左卫门』也可以哟。」少女眨了眨美丽的眼眸望着我说道。
  恕难从命!我心里第一时间拒绝道。
  「现在先不管你的名字,我有些很重要的事情想要跟你说。」我开口道。
  「重要的事情?是什么事?」少女没有任何的戒心,一副笑盈盈地靠到我的身边。
  这种感觉怎么会这么似曾相识?我注视着她脑袋飞转着。
  「奏先生,你怎么啦?」少女迷糊地歪着头问道。
  『对了,我知道了,是狗!』我灵光一闪想到了答案,眼前这位少女不仅主动的拉近与我的距离,更是又无条件地向我示好,简直和狗的印象非常的类似。
  想到这里,我下意识地伸手在她的脑袋上摸了摸。
  「诶嘿嘿嘿。」少女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得很开心。
  「嗯?」更让我愕然的是,她脑袋上一小撮金毛忽然倏地从她浏海中高高地翘起来,吓得我一下子缩回了手。
  「啊,抱歉!那个,我开心的时候它就会自己翘起来。」少女立即歉意的说道。
  呃,这简直是尾巴嘛!难道她是狗变得?我心里不禁这样想着,更甚至心底某种强烈的欲望突然涌上来,催使着我自然而然地向她伸出了手。
  「握手。」我说道。
  「是!」她乖乖地伸出手。
  竟然真的照办了?我有些无语。
  但好奇催使着我再次命令道:「坐下。」
  「是!」
  她又照做了,完全就像是一只听话的小狗狗。
              咕咕咕~~~~
  然而就在我觉得很好玩的时候,突然一阵惊人声音从她的肚子里传出来。
  「那、那个、我好饿喔,肚子跟背都要反转了。」少女忽然可怜兮兮的望着我说道。
  「你等一下,我身上应该还剩一点零食。」我说道,伸手在书包里掏了掏……
             然而就在这时——
  「选择吧:①来要喝牛奶吧!②来喝纯天然新鲜的热牛奶吧!」
  我去!来了,又来了!我的动作瞬间定格在伸手掏书包里。
  直到过了好几秒后,才悻悻地抽出了手,然后做出了选择:「来喝纯天然新鲜的热牛奶吧!」我望着面前饿的可怜兮兮的少女说道。我感觉自己的脸颊上一阵阵火辣辣的燃烧。
  「奶牛?热牛奶?在哪里?在哪里?」少女小鸡啄米般点着脑袋,一边拉着我的手臂蹦蹦跳跳地追问道。
  昂!
  刹那间,我只觉得小腹下面一阵火热,接着几天前才刚刚经过雨露洗礼的肉棒,突然不可控制的冲破了裤子上的拉链,从门户里怒气冲冲的钻了出来。
  『完了!我的一世英名彻底没了!』这一刻,我真的很想哭,这坑爹的选项居然在大街上让我做出选择,尤其面前的还是一个刚见面不到十分钟的少女。
  「咦?奏先生,你身上这个是什么东西?」然而,就在我以为自己声名不保的时候,面前的少女忽然一脸好奇地蹲在我的面前,伸出一只柔软的小手抓住我那不听话的肉棒,轻轻地捏了捏。
  「呜~ !」我忍不住呻吟出声。
  好舒服,这就是少女的手?这一刻,我的脑海里不由回想起几天前第一次被一位陌生大姐姐在公园里侵犯的情景,虽然也很舒服,但是感觉上和面前少女的小手完全没得比。
  「怎么了奏先生?你身体不舒服吗?」少女见我的异样,忽然抬起头问道。
  「没,没有!我身体好、好得很!」我颤颤地说道,目光注视着浑然不知道「肉棒」为何物的少女,心里忽然涌出一股不可抑制的邪恶念头:喂她喝新鲜的热牛奶。
  「咕噜噜噜噜……!」
  而在我这般想着的时候,少女的肚子再次发出了一阵剧烈的饥叫声。
  「呜,奏先生!人家好饿,你说要给我和新鲜的热牛奶呢?」少女放开手上的肉棒楚楚可怜地望着我问道。
  「牛奶就在这里哦!」我鬼使神差的指着裤裆下的高高挺起的肉棒说道。
  「啊,这个就是牛奶?可以直接吃吗?」少女忽然两眼发光地盯着我裤裆下的大肉棒,然后在我心惊胆颤之下,一口咬了上去。
  「啊,等、等一下!」我吓得一身虚汗,大声喊道。
  「怎么了?奏先生!难道牛奶不是这样吃的吗?」少女松开小口望着我说道。
  「当然不是!牛奶是用来喝的,你要慢慢地把它榨出来。」我邪恶的教导道,其实心里也不知道自己这种时候为什么会突然兴起大变,平时感觉很含羞的话也会大胆毫不犹豫的说出来,而且连经验都莫名其妙的丰富起来。
  这样的感觉已经不是第一次体验,上一次在公园里被那位陌生大姐姐侵犯的时候也是这样,明明一开始很害羞很生疏,但是等真正开始行动起来的时候,各种奇怪的经验就会莫名奇妙的浮现在脑海里。
  「奏先生,要怎么做?你快教教我,我要把牛奶榨出来。」少女一脸期待的望着我。
  「嗯!首先你要张口把它吞进去……」
  「是这样吗?吸溜!」少女张开圆润小巧的嘴巴,把我坚挺红肿的肉棒吸进了嘴巴里。
  「对!就是这样!然后,慢慢地吸,用舌头去舔肉棒的顶端和小口……」
  「原来这个东西叫肉棒啊!我知道了,我会把奏先生肉棒里的牛奶都榨出来喝掉。」少女欢喜的吸着肉棒上的龟头,一边用小巧的舌头在龟头上舔转着。
  「呜!好舒服!」我吸了口气,虽然眼前少女的动作有些生疏,远不及上次在公园里那位大姐姐熟练,但是这种异样的感觉反而让我更加的舒爽。
  「咕啾!咕啾!吸溜……」
  少女用力的吸着,柔软的唇瓣在我肉棒的表皮上摩擦着,口水沿着她的嘴角不断的被拉出,然后又重新吸入口腔里,慢慢地我的肉棒也越涨越大,不一会儿便把少女的整张小嘴撑得膨胀鼓起。
  「呜呜……!凑先生,你的欧邦怎嘛估然编的着麽大?」少女顿时发出含糊不清的呜咽声,眼角边缘滑出两滴楚楚可怜的泪滴。
  「呜!因……因为它很开心,所以变大了,等下它就会榨出牛奶来。」我舒服地用力按着少女的脑袋,不然她的嘴巴离开肉棒,我真是越来越邪恶了。
  「喔、喔朱道了……」少女或许是饿坏了了,虽然难受,但仍然卖力的吸着我的肉棒。
  「对!就是这样!再深一点!」我像一个老师一样孜孜不倦地教导道,右手按着少女的后脑勺,将勃起来超过18公分的硕大肉棒硬是挤进她的喉咙里,那种窄小润滑的感觉,让我舒服的差点就要喷出来。
  「咕啾!咕啾!咕啾!」
  肉棒挂着湿漉漉的涎水在少女的小嘴里进进出出,无比的淫靡惊人。
  「还……还咩好么?」少女吃力的问道。
  「快!快了!牛奶马上就要被榨出来了。」我的脊背突然一凛,一种强烈的喷射感瞬间冲击着我的脑神经,胯下的肉棒在少女的口中更是再一次暴涨了一圈。
  「噗——!」
  下一刻,无法控制的白浊从肉棒里喷射而出,仿佛洪流一样涌入少女的喉咙。
  「咕噜!咕噜!咕噜……」
  少女的咽喉剧烈的抖动着,一汩汩的精液顺着喉咙流进她的胃袋里,还有不少从她嘴角的间隙间偷偷的溢出来,沿着下巴留下,勾勒出一副无比惊艳淫荡的画面。
  「咕噜……!」
  最后,当我的肉棒的喷射彻底平息下来的时候,面前少女的腹部都被填的微微隆起来,可见我刚刚喷射出来的精液量有多大。
  「吸溜!好……好饱……」少女把最后残留在肉棒里的最后一点精液吸食干净,露出一副意犹未尽的色彩盯着肉棒又舔了几下,直到把上面的斑渍都彻底舔干净后,这才站起身揉了揉有些膨胀的小腹,笑颜逐开的说道:「真是好饱,谢谢你奏先生!」
  「不、不用客气!」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望着她,射过精后我的精神又马上恢复了正常,不再像前面被少女口交时那么邪恶,心里也开始生出了一点点的罪恶感,感觉自己在欺骗一个无知的少女。
  「那个,奏先生!我以后还可以继续喝你的牛奶吗?」然而,少女却是仿佛喝上瘾了一样对我说道。
  「以、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我要先去上学……」我有些招架不住她希冀的视线,连忙把软掉的肉棒塞进裤子里,拉好拉链后抱起地上的书包打着马虎说道。
  「诶!上学?我也要一起去。」少女拍着手说道。
  「跟我一起去?」
  「嗯嗯!」她连连地挺着小脑袋,刘海上那撮金色的毛发又高高地翘起来。
  「对了,有件事我差点忘记了。」我注视着她,忽然想起先前还有问题要问她,结果被脑海中突然跑出来的选项给弄得忘记了,这时立即问道:「那个,你还记得自己为什么来到这里的吗?」
  「记得,记得!我是来照顾奏先生的。」她连连点头道,估计这是她唯一记得的信息。
  「来照顾我?」我差异道。
  「对!虽然有些事还记不太清楚,但是这一点我可以很确定。」她锤着手掌一脸笃定地回答道。
  感觉有点怪!我挠了挠头,接着又问道:「那你还记不记得自己的家在哪里?」
  「这个我也记得!」她点头道,然后伸手指了指天上:「就是那里!」
  「天上……?」我抽了抽嘴角。
  「正解!」
  她开心的说道,让我一时不知道该继续问什么好。
  不过随即一想,她的确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难道是天使?我不由猜测道,长得这么可爱说是天使也完全没问题吧?我深深地打量了她一番。
  「难道你是为了照顾我,特意从天上的世界来到这里?」我试探的问。
  「一……点也没错!」她拖着长长的音调笑容满面的回答道。
  「好吧,就先当你是从天上来的吧。」我有些无奈地看着她,尤其想到前不久把自己的肉棒塞到她的嘴巴里,射了她满满一肚子的精液的情形,心里就有些愧疚起来。
  而且这么可爱的一个女孩子,自己总不能『用』过之后就一脚把她踹走,当即略微沉吟了下说道:「既然你是来照顾我,那以后也就是要和我住在一起咯?」
  「是的!奏先生以后要负责我的食物。」她用力的点头道。
  「我怎么听起来像是我在照顾你,而不是你在照顾我?」我顿时一阵无语。
  「这有什么关系吗?」
  「关系可大了!」我大声道,正想解释一下,但又放弃了:「算了……反正说了估计你也一头迷糊!」
  我还是放弃了争辩的打算,望着她沉思了下道:「既然你以后要跟我住在一起,那么总要有个名字,至少在你还没想起自己的名字之前要有个方便的称呼!」
  「叫牛奶怎么样?刚刚奏先生的牛奶很好喝,甜甜的味道。」我的话刚说完,她就抢先提议道。
  「牛……牛奶?」亏她能想得出来。
  「驳回!」我毫不犹豫地否决了她的想法,「就叫裘可拉好了!」
  裘可拉!与巧克力差不多,不过直接叫巧克力太通俗了,缺乏品味,所以『裘可拉』这个称呼正好适合。
  「裘可拉?好的,裘可拉也是能吃的东西吗?」她非常开心的样子,但更多的似乎在关心吃方面的问题。
  我心里不由有些为自己今后的钱包担心起来,这家伙一看就是个大吃货的属性。
  「奏先生!奏先生?裘可拉到底能不能吃?」她又孜孜不倦的问道。
  「可以啦!这个给你,你在这里慢慢吃,我先去学校。」我被她追问的有些烦,当即伸手从书包里掏出平时作为零食的巧克力递给她,然后大步地朝学校大门走去。
  「原来这个就是裘可拉!」她开心的握着手里的巧克力,然后向我挥了挥手说道:「奏先生,你先去学校,我吃完了就来找你!」
  「不!你最好别来找我!」我心里一阵腹诽。
  对于摊上裘可拉这个大麻烦,不禁有些后悔起来。
                 2
  我就读的高中名叫「私立晴光学园」,一个年级有十五班之多,因此校地的面积也要比一般的学校宽广得多。
  我现在站在校门口,但距离最终的校舍还有一段不短的路程要走。
  途中,我的脑袋里不由回想起整个早上的经历,先是遭遇A书贴脸、然后是大子婶熊抱亲吻、接着又是从天而降的类犬美少女口交,这一切的一切使我有种精神和肉体都有种巨大疲惫的感觉,心情也越来越恍惚起来,一路上迷迷糊糊地从操场中央横穿而过。
  然后我也不知道走了几分钟,总之抵达校舍的时候,班级里已经坐满了人。
  「早上好。」
  拉开教室的门,我习惯性地向周围的同学们打招呼。
  然后走向自己的座位,视线不经意地在靠窗户边的一个女孩身上停留了片刻。
  她叫雪平富良野,即使她什么也没做,只是站在哪里,就散发出奇妙的存在感,仿佛连身边的气温都不一样。她人如其名,发色略白,在透过窗格的阳光下闪耀得有如新雪。
  「嗨,早安呀,雪平。」我向她问候道。
  「早安呀,下贱的蛆虫。」她转过头来,眉头也不挑一下地回应道。
  「……啊?」
  竟然一见面就口出恶言。
  一般情况下,这个时候多半会以为自己听错,但她可是雪平富良野,如果这点程度就退缩的话,根本没资格和她聊天。
  「那个,今天天气不错耶。」我挠着头找话题说道。
  「就是呀,下贱的蛆虫。」她的回应一如既往地恶劣。
  「像这种日子就好想翘课出去玩喔。」
  「哎呀,意外的叛逆呢,下贱的蛆虫。」
  「对了,今天是礼拜几?」
  「礼拜一。怎么了,下贱的蛆虫。」
  「你不知道什么叫改变话题吗!」我终于无法忍受,大声抓狂的说道。
  然而,雪平依旧是平淡地对吼出声的我说:「啊,让你不高兴的话我道歉,我只不过是想稍微说说虫子笑话。」
  「虫……虫子笑话?那是什么鬼东西?」我无语。
  从没听过这玩意儿。
  「因为今天运势上说,会有跟虫子相关的灾难发生,所以想着用笑话把它赶走。」她低沉的说道。
  「呃,这想法太过倒转了」或者说好厉害的逆向思维……
  「你懂的,我是个不向命运低头的反骨女,对于无法接受的事就会抗拒到死。」她声音沉沉地让人害怕。
  「这个……事情应该没那么夸张吧。」
  我这个时候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那么,甘草君还要听吗?我也可以把其他虫子的笑话展示一下?」她抬头望着我。
  「诶,不、不用了。」我有种不祥的感觉,连忙拒绝道。
  「那么,甘草君还要听吗?我也可以把其他虫子的笑话展示一下?」但她仿佛没有听到我的拒绝一般,再次把前面的话题重复了一遍。
  果然。
  我就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结束。
  我看着她,这个时候如果不顺着她的意的话,恐怕会一直没完没了的问同样的话。
  于是我只好无奈的的说:「那、那就给我展示一个吧……」
  「…………」
  「诶?雪平?」我有些懵逼地望着她,不是让你说了吗,怎么又突然不说话了?
  「…………」
  「喂?雪平,你在家吗?」气氛沉寂的有些可怕,我连忙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问道。
  「Hey,这位男士,你听我说哦!今天我把一个蠢货同班同学给无视了!(注:虫和无视的日文同为mushi)」她的态度瞬间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吓得我差点以为她被莫名的生物给占据了身体。
  「顺带一提,刚才的话不仅仅是双关了『虫子』和『无视』,『男士』这个词也微妙的带了下,你理解了吗?」然后她的态度又恢复了正常,只不过是为了解说下没能让人理解的冷笑话,我都不禁怀疑她的脸皮到底有多厚。
  「没、没有,那个,我先……」
  这个时候我知道不能再继续和她抬杠下去,面对雪平我根本无法战胜,所以我老实的选择了退缩。
  「选择吧!」
  然而,就在我放弃对话,正准备离开雪平的时候,脑内让我又惊又恐的选项出现了——
  【选择吧:①「作为戏弄的回报,用你淫荡的小嘴好好的伺候我。」 ②「作为戏弄的回报,用你下贱的小手好好的伺候我。」】
  不,不会吧!这里可是班级!我吓得惊恐地看着雪平。
  虽然绝对选项运转的时候,只有我和对方两个人的时间是流逝的,但是即便这样,事后古怪的气味在班级里流传开来也是很不妙的事情。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在这里让雪平给我做H的事情?
  我抱着脑袋,满脑子摇摆不定的盯着雪平,而她也歪着可爱的脑袋很是诧异地看着我莫名其妙的举动。
  「怎么了?难道刺激到你了?」她淡淡地问道。
  「倒计时:10、9、8、7、6、5……」
  脑内恐怖的声音又再次响起。
  不管了,不管了,豁出去了!
  我大步的向前跨出两部,一下窜到雪平的面前,带着比哭还难看的表情说道:「作为戏弄的回报,雪平,用你淫荡的小嘴好好的伺候我吧。」
  反正都是要死的节奏,与其让对方用手搞得时候不好处理,还不如用嘴巴更保险一点,至少到时候可以让她、让她直接吃下去,想到这,我的心态也瞬间发生了180度的大扭转。
  「……什、什么?甘草同学,你刚刚对我说什么?」
  突如其来的命令,让雪平的眉梢微微地跳动了下,或许她也没想到我居然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样侮辱性的话来。
  「作为戏弄的回报,用你淫荡的小嘴好好的伺候我吧。」
  我重复了一遍,在下达绝对命令之后,我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我,现在的我不禁可以绝对的战胜雪平,还能像指导奴隶一样命令她。而在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脑内的选项也消失了,紧接而来的是,雪平的身体不可控制的朝我走来。
  「你——」
  她刚想说话,但发现自己的身体突然不受控制,一步步的走到我的面前,然后下蹲,熟练的拉下我的裤子,从内裤里掏出早已经一柱擎天的巨根。
  「不、不要!甘草君,你、你、你在做什么?」从来都古井不波,把我作为玩弄对象的雪平,这一刻也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感,她一脸泫然的盯着面前高高勃起,红肿的有些吓人的肉棒,小手在上面缓缓地揉动着,然后精致的像雪女一样的面容缓缓地贴近,张开小嘴朝着鸽蛋般大小的龟头喊了下去……
  「不!这不是我想要的!」楚楚可怜的泪珠从雪平的眼角落下来。
  我看得虽然很同情、很想怜惜她,但是这种事情根本不是我的主观意念能够阻止的了的,只能歉意的对着喊住我肉棒,吮吸的雪平说道:「对不起,雪平!这、这种事我也控制不了,如果、如果我不下达命令的话,我和你都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强烈的快感让我的话一时间断断续续的,雪平的经验虽然贫乏,但是小嘴的柔软度和润滑度却一点也不比裘可拉差。
  更甚至,因为雪平那副楚楚可怜的抗拒心理,反而让我邪恶的念头剧烈的膨胀起来,快感如潮水般冲刷着我神经。
  「哇——」
  正在被绝对命令强迫为我口交的雪平,突然张开嘴吐出了沾满口水,湿漉漉黏糊糊的肉棒,眼角含泪的瞪着我:「变态——!大变态!甘草我看错你了,你这条淫贱、变态、龌蹉、恶心人的大蛆虫……」
  刚骂完,她又不可抑制的伸出小巧的舌头,在我肉棒的蘑菇上像小猫咪一样舔舐着,异样的舒爽再次冲击着我的神经。
  「淫虫——!大淫虫——!我要咬死你!」
  一边舔一边骂,然后又张开嘴巴继续把我大的不像话的肉棒整根吞了进去,龟头直接深入到她的口腔深处,淫贱荡漾的画面看得我差点控制不住就要射出来。
  不过好在早上的时候已经被裘可拉压榨过一次,所以快感并没有淹没问道神经,在大大的松了口气后,我抑制住了那股想要射精的冲动,让肉棒主动的在雪平的嘴巴里抽插起来。
  反正已经做到这种程度,我也不在乎事后雪平会怎么看我,甚至是找老师举报我变态的行为。
  就算接下去人生要永远被关押在监狱里面,我也认了。
  「对不起,雪平!这种事我也不是自愿的啊,你看看周围的人都不能动了,这种事我怎么可能做得到。」
  「变态!淫贱的蛆虫——!我要咬死你……明明……明明人家不想做这种事的……」泪水哗啦啦的从雪平的脸颊滑落,这还是我认识她这么久第一次看到她哭泣的样子,真是让人连心都要碎了。
  「抱、抱歉——!事后,你、你想怎么杀我都可以,反正、反正被人控制的人生不要也罢。」我按着雪平的脑袋,让肉棒更深入她的咽喉,挤得她口腔发出呜呜的哽咽声,美丽的眸子紧闭在一起,很痛苦的样子。
  「雪平,我已经做好被你杀死的准备了,所以临死前让我最后舒服一次——」
  我说着,用力的在雪平的嘴巴里抽插起来,肉棒带着大沽大沽的涎水从雪平的嘴角拉出来,带着一条条的丝线滴落在地板上,整个画面看起来无比地淫荡和兴奋……
  果然,被选项支配的我,内心是充满邪恶的存在。
  「呜呜,你、不要——」
  雪平痛苦的想要推开我,但是同样被选项支配的她,根本无法抗拒这一切。
  「雪平,快了,快了,我要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雪平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我内心的欲望膨胀到了极点,射精的冲动也越来越激烈,肉棒暴涨地撑起雪平的嘴巴,将犹如雪女般清冷的她变得无比淫荡起来。
  「呜呜呜——!渡堵独肚镀赌睹杜督都犊妒顿蠹笃……」
  我不知道她想说什么,不过从她抗拒的反应来看,大致应该是让我快点把肉棒从她的嘴巴里拿出来。
  但是这种事情怎么可以?
  反正迟早都要被她杀死,既然这样,那就让自己在最没有遗憾的情况下死去吧!我不为所动的用力抽插着雪平的小嘴,或许是用力过猛了些,雪平的双眼都不由翻白起来。
  「不,不会把她玩坏了吧——!」
  我突然有些害怕起来,虽然事后我可能会死,但是我心里还是不希望把雪平彻底的玩到崩坏的程度。
  当即,我只好把肉棒从她的小嘴里抽了出来,道歉道:「对、对不起!雪平,你、你休息一会吧——」
  「淫虫!大变态——!咳咳咳咳——!」
  雪平脑袋匍匐在我的大腿上剧烈的喘息和谩骂着,大沽的涎水从她的嘴角滑落,把我的裤管和地板都沾湿了一大片。
  「淫虫,我一定会杀了你,一定会杀了你——!」
  她喘息了片刻后,又抬起让人怜惜的小脸,然后在不可控制的状态下,继续握着我的肉棒,用小巧的香丁小舌头在肉棒的根部和蘑菇上舔舐着,小手熟练的捏着肉棒下面的两个蛋蛋轻轻地揉动着,偶尔还时不时的低头把蛋蛋吸扯着吞进自己的嘴巴里。
  「呜——!」
  我不可抑制的呻吟出声,心里有些害怕雪平一不小心把整个蛋蛋给咬碎了。
  「淫虫,我要咬碎它们,让你这头下贱的淫虫永远也做不了坏事——」
  雪平一边吸扯着蛋蛋,一边用痛恨的语气对我谩骂道。
  我看着她的眼睛,那种痛恨的眼神我还是第一次在别人的眼中看到,看来我这次真的是彻底完蛋了,雪平平时虽然也会和我说些色色的冷笑话,但是不代表她内心会像那些饥渴的大姐姐一样,丝毫不在乎自己的贞操,而且她也不是裘可拉那样,连肉棒是什么都不懂的笨蛋女孩。
  「雪平,我不会反抗的,等下你要杀要剐都随便——」
  「但是现在,现在就让我任性一次吧!」
  我说着,挺着肉棒再度深深地插到了她的口腔里,整根肉棒直接没入了她的喉咙深处,我的控制力已经到极限了,肉棒上传来的剧烈快感让我全身的肌肉像禁脔了一般紧绷起来。
  「我。我要射了——!」
  我按着雪平的脑袋,下体用力的挺动着,肉棒深深的扎进雪平的咽喉深处,然后数以亿计的精子从肉棒的小眼里争先恐后的冲出来,在无法看到的雪平喉咙里如喷涌的泉水,噗噗噗地喷射出来。
  「咕噜!咕噜!咕噜——!」
  和早上在裘可拉的嘴里喷射的情景如出一辙,我的精液量无比的庞大,像浓稠的纯奶一样灌入雪平的食道,进入她的肚子里。
  ……一秒!
  ……两秒!
  ……三秒!
  ……十秒!
  ……二十秒!
  整整喷射了将近半分钟的时间,剧烈的高潮冲击让我的身体像是被掏干了一般,一下子失去了力气,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而雪平也因为我的关系,整个人淫荡的趴在我的胯间,含着我还没有完全软下去的肉棒。
  「吸溜——!」
  虽然雪平的本意是拒绝,但是受选项支配的她却无法做出反抗,不得不老老实实的做出淫荡的举动,把残留在肉棒里的精液一点点的吸出来,然后像荡妇一样舔着嘴唇,没有放过哪怕一丁点的残留物。
  「咕噜——!」
  最后把所有的精液都一滴不剩的咽了下去。
  「雪、雪平——」
  我抬头战战兢兢地望着她,射精过后选项的绝对命令很快就会消失,而接下来等待我的就是雪平审判和制裁。
  「淫贱的蛆虫,去死吧——!」
  雪平嚯的站起身,一脚朝着我胯下半软的肉棒踩了下来。
  「不要——!」
  我惊恐的闭上眼睛,双手护在肉棒上面。
  然而想象中的剧痛并没有传来,我微微的睁开眼睛,看到的是雪平已经无比冷漠的坐在自己的作为上,抱着一本课本漠然无事般的看起来。
  「诶?这、这是什么情况?」
  我愣愣地望着坐在座位上的雪平,难道她并不打算杀了我这个淫贼?
  「那个,雪平——」
  我连忙穿好裤子站起来,走到雪平的旁边,正想向她搭话。
  「滚开!下贱的蛆虫,不要再和我说话,不然杀了你——!」
  然而,得到的回答却是冰冷和无情的厌恶,甚至连多瞪我一眼都不愿意。
  我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用,刚刚对雪平做过那种事情,她不立即杀了我已经是天大的开恩,如果我再纠缠着她的话,估计她马上就会爆发,然后后果绝对不堪想象。
  「抱、抱歉——!」
  我悻悻地说了声,然后坐到自己的位置上,脑袋里浮想联翩,都是各种关于雪平接下去的态度,她到底是彻底放过我了,还是在等待秋后算账?我心里无比的不踏实。
  「啪嗒——!」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座位旁边的窗户外面忽然飞进来一个鼓鼓的书包,嘭地一声落在我右边的桌子上。
  「嗯?」
  我下意识地扭头望去。
  是一张人脸,非常精致、可爱、漂亮的人脸。
  「喔呵呵!早上好,阿甘。」
  精致、可爱、漂亮的人脸发出欢快的招呼声,然后深处一条手臂猛力的把窗户拉开,接着「喝」的一声,一脚踏上窗框上,仿佛一个特摄英雄般大笑着跳进了教室里。
  秀发飞扬,说不出的英姿飒爽!几乎全班的目光一刹那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
  ——游王子讴歌!举世闻名的大企业UOG的社长千金。
  「你……你为什么会从那里进来?」我抽动着嘴巴问道。
  「哈哈,因为辅导老师守在校舍门口,所以聪明的我就想到还能爬窗户进来咯!」
  游王子高高地竖起大拇指宣告般的说道。
  我听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什么叫聪明的我?这可是二层楼,我都不知道她是怎么爬上来的,而且这么高的二楼摔下去的话铁定要出事,哪个女生会以这种方式爬窗进如教室啊。
  真是个问题儿!
  我上下打量着她,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体态玲珑纤细,五官精致如深闺小姐般秀气,但是一开口的话,这种感觉就会被她破坏殆尽,她就会摇身一变成为吵闹的小学生,表情多得让人目不暇接,奇怪的行为更是让人无法预测。
  就像爬窗户这种平常难以想像的事情,她都可能一句「嗯,可以试试看」,然后就付诸行动。
  「诶?阿甘,你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喔,怎么啦?难道是昨晚做了什么坏事?」
  突然,游王子毫不避讳地把脸凑到我的面前,观察着我看起来很苍白的脸色。
  「唔……」
  虽很希望她能够多懂些男女授受不亲的理念,但是被她这么一问,我的脸色瞬间又更加苍白起来,害怕身后的雪平一不小心就爆发出来。
  不过等了几个呼吸后,没有感觉到身后的异动,我这才幸怏怏地说道:「没、没什么,只是今天一大早就出了很多事,感觉有点累!……对了,你刚刚的背包是什么东西?」
  我连忙岔开话题,指着游王子的扔到桌子上那个鼓鼓的背包问道。
  「嚯,问得好!哈哈哈,我其实就是想偷渡这个进来才不走大门的哟!」
  她满脸喜悦地拍着书桌上的背包说道,让我不禁有种「真难为她的想法」,毕竟背着那么大一个包爬上二楼,她的身手也好地太过头了吧。
  「阿甘,你看你看,这里面都是我们家最新的实验产品喔。」
  而在我心里感慨的期间,游王子已经打开背包,将背包内的容物杂乱地倒出来,瞬间在桌面上堆得满满一桌,而每个物品上面都几乎全印着「UOG」的字样。
  我真不敢相信,这家伙真的是举世闻名的大企业UOG的社长千金。
  说起这个UOG,那可是个与每个人的生活都密切相关,所有产品囊括了食品、衣物、化妆品、家电、书籍等五花八门,甚至想找没卖UOG产品的店都很困难。
  「这些都是在企划阶段就被废案的了。商品开发部的人拜托我拿来吸收点年轻人的人气,当作是未来开发产品的参考喔。」
  游王子大声的说着,她的话瞬间吸引了班级里的同学们上前来围观。毕竟即便是废案的产品,依然是走在流行尖端的UOG制品,自然而然会引起人们的好奇。
  「讴歌,这个是什么?」
  忽然,有个女生拿着一瓶红得像是有毒的罐子问道。
  「喔,那个啊,那个是」淫乱女Z「,专门开发给步入倦怠期的妇女用的,类似女用能量饮料的东西,听说有活化女性贺尔蒙的效用喔。」游王子一本正经的解释道。
  像这样的东西真的能拿来向高中生征求意见吗?我这时站在后面不禁无语起来。
  「顺带一提,今天早上我试着偷偷加在了妈妈的早餐里,结果她突然喘得很厉害,还问我想不想要个妹妹呢。」
  「诶?这样啊!」
  「好厉害!」
  周围的同学听后纷纷惊叹,完全不明白这到底代表着什么意义。
  我顿时有种非常疲惫的感觉,我的思维不仅完全跟不上雪平,就连游王子和班上的其他同学也甩了我一大条街。
  「唉!」我轻叹着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目光偷偷的瞥了眼身后的雪平,她还是一脸冰冷的表情,拿着课本冷漠地翻看着,周围的温度都好像因为她的心情而骤然降低下来。
  我咬咬牙,摇了摇头,尽量不让自己想太多,忙把思绪转移到旁边的游王子身上,精神浑浑噩噩地看着她跟班级里的其他同学介绍着各式各样的UOG产品。
  时间也在这期间恍惚地流逝过去,没多久班级的大门被拉开,班导宴老师拿着点名册走了进来。
  「开始点名!」
  宴老师说道,黄鹂般的幼女声音让班级里所有同学的精神都为之一振,我也抬头望着她。
  宴老师的全名叫道乐宴,现年29岁,是高中部一年级和二年级的超人气导师,有着怎么看都是小学生般的体型和可爱到极点的脸蛋。但是仅凭这些你就觉得她是个好相处的人的话那就错了。事实上,宴老师娇小的身材下隐藏着极为粗野暴力的倾向,表面可爱的她事实上是一头浑身散发着叛逆气息的猛兽。
  「甘草奏!」
  随着一个个的名字点完,最后轮到了我。
  「是!老师!」
  我起身回答道。
  「嗯,我昨天让你写的反省书写好了吗?」
  宴老师可爱的小脸上散发出一种可怕的气息望着我。
  反省书?我心里猛地一突,突然想起来自己一周前因为脑内绝对选项的困扰而选择旷课的事情,最后虽然找了个笨蛋的理由掩盖过去,但是也被宴老师惩罚要写反省书。结果我居然把这个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
  完蛋了!我犹犹豫豫地望着她。
  因为昨天放学的时候在学校附近的女仆咖啡厅里触发了一次绝对命令选项,结果玩得太嗨回家的时候已经浑身酸软,哪还记得写反省书的事情。
  「看来你是放我鸽子咯!那么跟我来一趟辅导室,我给你特别辅导。」
  宴老师淡淡地说道,然后转身朝着班级外走去。
  我心里顿时一阵冰凉……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安卓APP下载|注册教程|大西瓜Porn在线AV视频论坛

, Gzip On, MemCache On.

GMT+8, 2019-8-21 00:36

大西瓜联系邮箱/环聊:daxiguabbs@gmail.com

© 2016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